亚马逊AWS新任CEO面临挑战内部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泛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13 11:45:36 来源:新浪科技
亚马逊AWS新任CEO面临挑战内部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泛滥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13日早间消息,亚当·塞利普斯基(Adam Selipsky)于2016年离开亚马逊AWS,出任Tableau Software的CEO,并带去了亚马逊的管理传统。例如,他不鼓励Tableau的员工为新项目做PPT,而是撰写多页的叙述性文档。这是亚马逊管理风格的标志之一。

  如今,塞利普斯基回到AWS并成为CEO。他可能会发现,自己将要努力打破从其他公司渗透到AWS的工作作风。4名曾在AWS工作的前员工表示,在塞利普斯基离开AWS的这几年时间里,AWS正变得越来越官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AWS近几年招聘了数千名新员工,扩大规模,以吸引更多的“财富500强”客户。这其中包括来自微软甲骨文SAP惠普企业等传统大型信息技术公司经验丰富的销售高管。

  这些前员工表示,新入职高管也带来了自己的习惯,包括比AWS传统上更多的文书工作以及更细节的管理方式。这些变化引发了AWS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担忧,在一些情况下还导致了高级人员的离职。

  如何避免AWS像其他大型信息技术公司一样陷入官僚主义的泥潭,这很可能是塞利普斯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他接手了一家可以称得上过去20年来最成功、最具影响力的新型信息技术公司。AWS开创了云计算的新时代,改变了硬件和软件市场。

  AWS前任CEO安迪·贾西(Andy Jassy)已经升任亚马逊集团的CEO。在他的领导下,AWS的表现就像是一家内部创业公司,以疯狂的节奏不断发布新产品和新功能。然而,当一个组织达到AWS的规模时,保持这种灵活性常常会变得更加困难。尽管AWS严格保密员工人数信息,但在linkedIn平台有超过7.5万人将AWS列为自己目前的雇主。因此,AWS的规模大致相当于拥有36年历史的通信行业巨头思科

  AWS前业务发展经理比尔·怀曼(Bill Whyman)表示:“这是亚马逊和AWS的一个重要时刻。那里的人们非常清楚,自己的文化有多么独特,以及这对于他们的成功有多么重要。”

  这4名AWS前员工认为,已有迹象表明,官僚主义作风正在造成AWS的内部不和,导致销售团队的离职人数超出正常水平。其中3人表示,在2019年初英特尔资深高管格雷格·皮尔森(Greg Pearson)加入AWS担任美国销售副总裁之后,他们填写销售报告和做表格的时间大幅上升。

  其中一名曾供职AWS销售团队的前员工估计,他大约70%的工作时间都花在了写文件上,其中包括写周报、月报和季报。周报的内容包括销售经理每天拜访了哪些客户,与哪些人交谈,以及他能够让每家客户采取什么动作。

  两名AWS前员工表示,对涉及AWS服务的签单来说,周报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些交易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需要一年多时间,例如Amazon Connect呼叫中心产品。

  皮尔森去年8月被晋升为全球商业销售副总裁,接手之前由全球销售和业务发展副总裁迈克·克莱维尔(Mike Clayville)负责的部分工作。克莱维尔于去年8月离职,加入Stripe。一名曾经汇报给皮尔森的人士表示,皮尔森的管理风格比克莱维尔更为死板和僵化。克莱维尔是AWS企业销售团队的建立者,以脚踏实地的管理风格而闻名。

  克莱维尔的作风非常开放,鼓励销售经理随时和他沟通。知情人士表示,尽管销售经理都需要通过中间人才能与大部门负责人沟通,但在皮尔森的领导下,整个流程更加冗长,因为销售经理必须向他的副手做出书面申请,才可能将问题提请他的关注。

  消息显示,在过去几年中,数十名AWS的顶级销售经理因为厌倦了日趋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而选择离开公司。这样的人事变化也引起了AWS客户的不安,因为他们不得不与新更换的销售经理打交道,尤其是一些新的销售经理并不是很熟悉云计算行业。

  AWS发言人没有对这篇报道做出回应。皮尔森本人也没有在linkedIn上做出回复。

  对塞利普斯基来说,好消息是,这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问题尚未影响AWS在行业内的霸主地位。

  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这个季度,AWS的销售额同比增长32%,达到135亿美元,年化销售额为540亿美元。这个数字环比上季度也增长了4个百分点,扭转了此前连续9个季度销售持平或下降的局面。

  根据Gartner的数据,AWS仍然是全球最大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截至2020年底AWS在全球公有云基础设施市场的份额为40.8%,微软为19.7%,阿里巴巴为9.5%,谷歌为6.1%。与微软和英特尔等其他大公司业务停滞不前,需要新鲜血液来帮助摆脱困境的局面不同,AWS并不需要考虑如何复苏的问题。

  此外一些AWS员工表示,云计算部门确实需要更多的流程和制度。他们认为,随着AWS开始接触规模更大的客户,不正规、不系统的工作方式已经成为障碍。一名在职的AWS员工表示:“他们做出改变,加入新的管理者,部分原因在于我们有很多内部流程是无法适应更大业务规模的。AWS的许多工作仍然依靠填表格来推进。”

  塞利普斯基也不太可能阻止AWS作为一家组织继续发展。帮助AWS客户节约费用的服务商Duckbill Group首席云计算经济学家克里·奎因(Corey Quinn)表示,如果塞利普斯基想要继续向更大的客户销售云计算服务,那么就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招聘。

  他说:“客户的规模不会变小,AWS也不想要流失客户。他们都需要销售和支持团队。”

  塞利普斯基此前也曾带领一家公司走过创业阶段,实现运营的成熟化,从而满足大型企业客户的需求。前员工表示,在塞利普斯基加入Tableau之前,该公司的销售目标已经从中小型公司逐步转移到“财富500强”企业。Tableau的软件帮助公司根据商业数据来创建图表等可视化内容。

  当时在Tableau工作的一名人士透露,在2016年9月加入的几个月时间里,塞利普斯基的做法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理顺了如何以付费订购模式销售软件的许多细节问题。此前,Tableau的高管团队,包括联合创始人及前CEO克里斯蒂安·查博特(Christian Chabot)讨论这方面转型已经有几个月时间,但始终未能就如何执行计划达成共识。

  尽管塞利普斯基帮助Tableau的销售团队解决了如何系统性地与大客户打交道的问题,但并不是所有员工都认同他的目标。有前员工说,许多高级管理者在塞利普斯基加入公司的几个月到几年时间里从公司离职。一些人表示,这是因为Tableau正在失去他们喜欢的灵活的创业公司文化。

  除了要求Tableau员工为新计划撰写亚马逊风格的简报之外,塞利普斯基还要求高管团队制定年度运营计划。这也是借鉴自亚马逊的管理文化。Tableau的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在Tableau任职不到3年之后,塞利普斯基的财富实现了大幅增长。2019年,Salesforce以近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Tableau。当时,西雅图风投Madrona Venture Group的投资人马特·麦科勒文(Matt Mcllwain)相信,塞利普斯基有能力吸收他自己和其他员工从其他公司带来的文化,同时摈弃其中的负面因素。

  “塞利普斯基擅长平衡不同的文化。他把从AWS学到的东西带给了Tableau,现在他也将把这些带给Salesforce。”他说。

原标题:亚马逊AWS新任CEO面临挑战内部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泛滥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